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西陵 > 历史回顾
这个溶洞,白居易是形象代言人

    5月29日,大雨如注。
    李福喜撑着伞,用地质锤敲着岩壁,在这位宜昌地勘大队地质专家的眼中,三游洞是个普通的溶洞,“地质成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三游洞高约60米,入室12米处,有两根巨大乳石自洞顶垂下,恰如门楹,将洞分为前后两室。前室明敞,后室幽秘,各有其趣。在三峡地区170多个溶洞里,这种规模也很普通。
    “这是典型的石灰岩洞。”李福喜说,根据断裂构造特征,可以确定三游洞形成时间至少在300万年以上,“它的形成,与长江及其支流对两岸岩石的侵蚀作用息息相关。”
    “山以贤重,景缘人重。”显然,这个溶洞能成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1193年前的那场风花雪月有关。
    唐元和十四年 (公元819年),白居易携弟弟白行简从江州(九江)赴忠州(忠县)履新途中,在夷陵偶遇挚友元稹,“一连三日,长谈不辍。”其时,元稹“自通州(达县)司马授虢州(灵宝)长史。”
    早在贞元十八年 (公元802年),白居易与元稹同时中 “书判拔萃科”,自此共事。两人政治观点一致,文学主张相同,都是新乐府的倡导者,情同手足。
    此前,两人均因直言被朝廷叛党势力不容,相继被贬,一别已5载。大将李愬雪夜克蔡州,平了叛党,白居易得以“自江州司马授忠州刺史”,官升了一级,政治前途又见曙光。
    元白二人在赴新途中偶遇,难舍难分。“至翌日”,“又翌日”,“微之返棹送予至下牢戍”,“将别未忍,引舟上下者久之。”
    就在这时,他们发现了上方的这个洞穴。
    “忽闻石间泉声”,弃舟登岸,在悬崖间找到一洞,“水石相薄,磷磷凿凿,跳珠溅玉”,洞内奇景,“虽有敏口,不能名状”。白居易、元稹、白行简在洞中“通夕不寐”。
    “怜奇惜别”,元稹提议,“请各赋古调诗二十韵,书于石壁。”白居易“序而纪之”,“又以吾三人始游,故目为‘三游洞’。”
    关于这段史实,后来唐后晋史学家刘昀撰写的《白居易传》中也作了记述,“三人于峡州西二十里黄牛峡石洞中,置酒赋诗,恋恋不能诀。”
    元白的《三游洞序》如一则穿越历史的广告,引着历代骚人接踵而至,“不爱之传之,惟恐不至。”
    元白“前三游”之后237年后,23岁的苏轼在家服母丧期满,偕父苏洵、胞弟苏辙回朝途经夷陵,循着元白的诗香来到这里,各赋诗二十韵,刻于岩壁上。此谓“后三游”也。
    东坡居士之前,他的老师——“曾是洛阳花下客”的欧阳修也因怒斥奸党获罪,被贬夷陵,已到过这里。
    “后三游”,还有黄庭坚、陆游、杨慎、王士祯等历代名家慕名往游,都赋诗题字,或刻于岩壁上,或刻于石碑上。
    至明时,三游雨霁列入东胡八景。清龚绍仁诗云:“三游最著名,喧传自唐宋。”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退入四川,这弹丸洞曾是湖北省政府临时办公地。1943年石牌保卫战前夕,为阻止日军西进,第六战区司令官陈诚的指挥部曾驻扎于洞内。
    历朝历代,数不清的文人墨客、风流雅士、政要观光于此,差不多占据半部中国文学史和半部近代史,至少,也是很大一角。

晚报记者 方龄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