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西陵 > 文艺作品
李玉萍:最繁华的淡泊——西坝印象

(一)远山近水:渔舟唱晚与隔岸繁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在苍凉的冬日登临西坝岛,一种闲情逐水而歌。

  它仿佛诗经中的女子,四面环水,在长江西陵峡口,以渔舟唱晚的美丽遗世独立。

  西坝,古为楚国西塞,西汉设夷陵县时称西塞洲,因洲在城西,冬至可陆行上坝,谓之西坝。明朝万历年间,进士雷思霈歌咏西坝风情:“面面皆江水,层层是峡山。人烟丛树里,麦浪古城湾”。

  夕阳西下,映照万顷碧波,给远处的山、近处的城都涂抹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让凛冽寒冬有了融融暖意,几只渔船随波渐远,泊向岸边。暮色中的西坝岛静如处子,坝首灯塔巍峨屹立,砥定江澜,为过往峡江的船只指引方向。护坡形的江堤从江心托举起这片狭长的岛屿,岛上绿树成荫,石砌的护栏与宽阔的人行道围岛而建,让它枕着波涛汹涌的长江却固若金汤。溯江而上,那些低矮的平房雕刻时光烙印,隐藏在小巷深处。没有车水马龙,夜幕中的西坝静谧安详,仅仅一江之隔,都市的灯红酒绿与它恍若隔世。

  西坝渔街,毗邻三江,是宜昌人吃鱼的好去处,也是西坝夜晚的热闹所在。在绿树掩映下,一家家鱼馆鳞次栉比,一字排开。隔街相望,又搭建了一排通透的凉棚,从江堤上吊脚而立。踩着咯吱咯吱的木板,凭栏而立,滚滚长江天际流的美景尽收眼底。馆内做鱼,棚内吃鱼,每到夜晚,人声鼎沸。夏纳凉、冬围炉,三三两两的宜昌人,下班后呼朋唤友,驱车过桥,几分钟抵达此处,点上一锅鲜美的鱼汤,一天的劳顿烟消云散。如果去得早,天未黑,还可以饶有兴致欣赏暮归撒渔图。“渔妇荡尾桨,渔翁撒细网。网得鲤鱼见,卖与客船上。”这些鲜活的鱼刚刚上岸,就被鱼馆老板抢购一空。三江鱼品种丰富,主要有长江肥鱼、江鲇、黄骨头,还有鲫鱼、鳊鱼、麻花鱼、翘嘴白等诸多品种。长江野鱼肉质细嫩、鲜美无比,无论文火煨煮还是还是红浪翻滚,满街飘香,吸引众多食客慕名而来。

  在西坝吃鱼,除了舌尖上的享受,更妙的是心似平原走马。推窗揽月、江风习习,几盏渔火随波轻摇。与至亲好友推杯换盏、开怀畅饮,我们可以撸起袖子,不拘泥于任何礼节。鱼汤翻滚,一盘盘新鲜食蔬涮进锅中,待酒醉耳酣,醉眼看河对岸我们生活的城市,与往常有了不同的况味。但见霓虹闪烁,宜化双子楼直插云霄,都市的万家灯火,被一江碧水隔离于尘世之外。远处高楼上的歌声,飘渺而至,繁华如过烟云烟。乡村的歌谣在心中唱响,那些远去的岁月,山川静默,无言诉说。想寻回千年前的东坡,月夜泛舟,扣舷而歌,枕籍舟中,不知东方既白。

(二)走进街巷:瓦楞上的乡愁

  渔街虽闹,但终究只是夜晚一时的喧嚣。更多的时候,西坝是安宁的、沉寂的。只有来到江月清风的西坝岛,我们才真正回归到了枕着流水,唱着童谣的岁月之中。西坝是老人们诗意的栖居、孩童嬉戏的乐园、中年的回望和青年的消遣。幽深的街巷有邻里之间醇厚的亲情,红砖在这里永不褪色,瓦房与平房相间,时光溯回上个世纪。漆迹斑驳的木门,挂着吊锁,屋外小小的亭院,收拾得干净整齐。墙角燃起小煤炉,瓦罐里飘着肉香,竹刷、簸箕、蒸笼屉有序挂在墙边。日子就这么随心所欲地过着,三三两两的老人,围坐在亭院里聊天、下棋、含饴弄孙,淡淡的阳光照在老墙上,光影斑驳,房子更显古老。墙角、露台、屋顶,但凡有阳光触摸的地方,巧妙塞上了一钵钵花草,或自种的青菜、葱花蒜苗。街巷曲曲折折,仅容一人通过,一转身、一凝眸,便有月季、吊兰的倩影印入眼帘。进入腊月,家家户户的房檐下垂挂着一排排腌制的香肠、鱼、肉,这是盐的味道、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人情的味道。

  乐享旧时光 品味慢生活。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随遇而安,固守着内心的安宁。时光将他们与河对岸的都市,隔开了十年百年。在街巷中寻古访幽,间或有青砖黛瓦,斑驳的门额牌匾,檐下精美的波花草纹昭示着这是明清建筑。至喜亭、黄陵庙、栖霞寺、伏波宫、皂角树巷,这些古老的景观,在战火纷飞和历史变迁中,已渐渐踪迹难寻。只有通往江边的青石板巷,和瓦楞上的几株衰草,还在牵动着思乡游子的心。

(三)魅力蝶变:最是繁荣昌盛时

  江流千古,关于长江的历史,我们难以回想完全,但年年岁岁相似的江河,因为一个巨型水利工程而发生了变化。

  一个舒享人生的西坝,并不完整。溯江而上,这座因水而兴的城市,在不断创造奇迹。西坝的古老与现代,以三江桥为界,演绎不同的风情。下西坝是低矮的民居,悠闲的慢生活,上西坝高楼林立,汇集着中国水利水电行业的精英与骄傲。

  半个世纪前,武汉军区派专机把中共中央关于兴建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78号文件送达宜昌。这意味着,不足十万人口的宜昌,将在短期内接纳外来十万建设大军,用极短的时间内再造一座宜昌城。那时的宜昌铁流滚滚、人声鼎沸,原水电部第10工程局的工程技术人员从丹江口水利枢纽工地转战宜昌;第13工程局从山东马颊河奔赴葛洲坝工地;基建工程兵61支队等建设兵团先后进驻。20年后,另一座举世瞩目的水利水电工程——三峡工程再次落户宜昌。“金色三峡、银色大坝、绿色宜昌”,两座享誉世界的水电工程改写了宜昌的历史。三峡开发总公司、长江电力集团总部均设立于西坝。小小的岛屿,拥有上市企业3家。静默的西坝,承载着十多万工程建设者青春的火热记忆,在半个世纪里,见证了宜昌由鄂西滨江小城向省域副中心城市的嬗变。

  西坝,是工程建设者的家园,他们最擅长在废墟上创造奇迹。那日我从峡江纸厂的旧址走过,瓦砾一堆,极目远眺落日余辉、秋水长天共一色的美景,心中生出些许遗憾,这里是否该有一座标志性的建筑,如诗如画如凝固的音乐,与山川美景融为一体?同行告诉我,宜昌音乐剧院选址于此。脑海中顷刻浮现出悉尼歌剧院的碧海帆影。宜昌是钢琴之城,如果可以在此聆听一曲天籁之音、欣赏世界级大师的精彩演出,应该不止是每一个宜昌人的期盼。

  千年的西坝,从时空的隧道中款款而来。古松、古庙、老街、江心岛,在时光的秘密花园披一袭古典的袍;她向另一个门厅翩翩起舞,和着时代的音符,不断舞出生命的最美姿态。
 

 李玉萍完稿于2017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