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开放40周年
一个北方家族与西陵改革开放的故事

首先,我不是西陵人,不对,我是新西陵人。

对于改革开放40年以来宜昌西陵区发生的巨变我也没有全部亲历。今天,我想讲一讲我的家人与西陵发生的故事。

我出生在北方农村,在那个通讯极不发达的年代,我从小便知晓“宜昌”这个地方,除了新闻上偶尔看到的三峡大坝施工进展,大坝合拢等消息外,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家最有文化、学历最高的人在宜昌。那是我的二叔,父辈家里兄弟姊妹5人,只有二叔考取了大学,那时候在全村都是轰动的,1980年毕业后分配到了葛洲坝集团。好文的他不习惯工地上“嘿哈、嘿哈”的热火朝天,倒喜欢安静地看书,所以,他申请到了葛洲坝集团的水电学院教书。这一教就是二十多年,可谓桃李满天下。那个时候有人说他傻,老师才挣几个钱,他依然奔赴教育一线,放下了测量仪器,拿起了粉笔,二叔是个执拗的人,也许他更喜欢简单平静的生活。

二叔在一次单位联谊活动中认识了在二医院肿瘤分院当护士的二婶,他说当时在学校食堂请同事们吃了顿包子,单位给送了一对开水瓶,就算结婚了。家就安在了医院宿舍,原因很简单:那边有2间房。婚后生活幸福平淡,当时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不到100元,有了孩子以后开销增加,这无形中给了二叔巨大压力,当时改革开放的热潮席卷着中国大地,宜昌也不例外。为了生计,二叔也做起了“兼职”。他研究了市场,看准了望州岗的批发生意,利用周末进货,回来后总会被一抢而空,附近的商店老板都说,“你看这知识分子还挺会做生意啊”,殊不知他是利用知识研究了市场形式、国家政策,抓住机遇,看准了什么好卖就进什么货。生意好了问题就来了,要货的商家催得紧,二叔又得教书,没时间照看生意。这时候我爸就出场了,在农村种田的他坐了一天一夜的绿皮车从老家赶来,帮二叔打理门店。这一来,就到了1998年。学校给高级知识分子分大房子,这才换了不到100平的教师公寓,当时可是令人羡慕不已。2000年三峡大学成立,二叔被调到了三大继续教书,评了职称工资高了,他那“知识分子”的劲头又来了,生意不做了,开始搞“科研”。二婶说:好好的生意怎么不做了,攒点钱给儿子上学不好吗?他说,钱够用就行,我的理想还是教书、搞科研。

我不知道二叔的脑子里装着多少知识,2003年,他成功研发出了一项技术,并申请了国家专利。嚯!这下可厉害了!学校给了他评了副教授,奖励了专家房,他一直不搬,觉得老房子住的舒适(直到今天还住在老房子)。学校利用二叔的专利开办了校办企业,为三峡大学创收。

受我二叔的影响,我家族同辈先后有4人毕业于三峡大学,其中有两人在宜昌安家落户生子。2005年我参加高考,第一志愿就是三峡大学。我如愿以偿地来到宜昌读书。很陌生但很亲切的宜昌,我终于来了。我很快融入了宜昌的生活,感觉这里更像是我的家。

三峡大学文科楼.jpg

2004年的三峡大学文科楼与2016年的三峡大学文科楼

2010年9月,我在报纸上看到西陵区招考社区协管员的公告后报了名,笔试面试顺利通过,来到了石板溪社区工作。刚开始工作时岗位工资很低,工作任务繁重,但我干得很开心,因为我想,只有在基层,才能和老百姓打成一片,真正与宜昌这个城市“亲密接触”。在社区,我一干就是五年,这五年我穿遍了西陵的大街小巷,我尝遍了西陵的小吃名饮;这五年我在西陵安了家、落了户、娶了妻、生了子;这五年我与西陵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也见证着她的一次次变迁。从杂乱的商业城到繁华的CBD;从破旧的公交车到时尚快速的BRT;从拥挤的老街到高耸的楼林;从破旧的杂居到高档社区;从拥堵的夜明珠到通畅的高架桥;从旧桥三江到飞桥至喜,正所谓一座飞桥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到了基层工作才了解到,石板溪社区在全区甚至全市都是鼎鼎有名。

西陵区嘉明花园小区改造前_副本.jpg

嘉明花园改造前后

在石板溪社区,我赶上了宜昌市的一次重大变革,也是我个人感觉最充实最有活力的日子。2011年3月,宜昌市社会管理创新工作如火如荼地开展了起来,我们又和社会上新招录的网格管理员一起再次参加统一笔试,面试,最终继续留在石板溪工作,只是身份发生了变化,社区给我分了350户居民,我们有了新的称呼——网格员。我们有了新的工作职责:一日双巡和其他八项便民服务职责,几乎囊括了社区居民生活所需。当社会管理创新工作遇上文明创建工作,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作为最基层的工作人员,我们和老百姓走的最近,文明创建是全民创建,全城创建。我们走进千家万户,宣传文明知识;我们走遍背街小巷,清理城市杂物;我们站在路口横道,做好文明劝导。机关单位,社区网格,热心群众,全民参与,那段时间“小红帽”遍布宜昌,也成为了文明城的一个标志。功夫不负有心人,宜昌终于成为了“全国文明城市”。我们作为文明创建大军中的一支队伍异军突起,在文创工作中表现突出,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赞许。2011年底,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回良玉先生到宜昌视察,我很荣幸地被选定为给回总理汇报社会管理创新工作的网格员代表。2012年9月,我代表宜昌市网格员接受了央视《焦点访谈》的采访,为全国人民介绍宜昌社会管理创新工作,代表一千多名网格员讲述我们每天的工作实绩。其实我只是一个缩影,所有的网格员都是这样工作的,正是有了一千一百名网格员每天这样辛勤的工作,一日双巡,尽忠职守,才有了宜昌市这次重大改革的成功。

我第一次上了焦点访谈.jpg

2015年3月,政府面对全市网格员招聘社区专职工作者,我自然不甘落后,又去报名考试了,居然还留在了石板溪社区,这也是我所希望的,因为我对这的感情无以言表,这里也有我的兄弟姐妹,工作没变,称呼又变了,这回叫社工。我还是经常到我的3号网格去转转,居民有什么事还是会打电话找我。2015年9月,我参加了公务员考试,成为一名公务员,我见证着宜昌的重大变化:至喜大桥开通仪式我参加了,环城峡州大道我跑了,夜明珠高架桥我过了,宜昌首届马拉松比赛我见证了,西陵二路的铁路桥洞子再也不堵车了……我是宜昌新市民,我关注着也见证着宜昌的变迁,享受着城市发展带来的便捷,我想,我这一辈子是不可能离开宜昌了。

回顾历史,西陵改革开放40年,变化巨大,我们都是受益者;展望未来,我家与西陵的故事还在续写,我们都是主角。我坚信随着改革开放地不断深入,西陵会更加繁荣,更加美丽!这里是我的家,是我收获的地方,是我孩子成长的地方,我告诉我的孩子:今后无论走到哪,首善西陵是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