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开放40周年
律师邓宜平

 IMG_2761.JPG

邓宜平,男,生于1960年7月,民革党员,大学文化程度,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律师、创始合伙人。第六届宜昌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内务司委员会委员、市人大常委会立法顾问、市人大法律顾问。宜昌市仲裁委会仲裁员、专家咨询委员。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市杂文学会副会长。法制随笔集《律师手记》获宜昌市第四届屈原文艺创作奖。宜昌市2016年十大新闻人物和 2017 十大法制人物。

在中国波澜壮阔的40年改革开放进程中,亿万中国人紧随时代的步伐,奉献自己的光和热。在激荡的中国法治建设进程中,行进着一支辛勤耕耘的队伍——律师,在其中我们可以看到湖北律师邓宜平的身影。

律师需要一双翅膀

在实现理想的途中,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需要艰难跋涉,而伟大的时代给邓宜平插上了一双翅膀。

1978年冬天,草埠湖还是寒风劲吹,但作为知识青年返城的邓宜平,已经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被下放到草埠湖的父亲被平反了。因父亲的问题无法实现当兵愿望的邓宜平,也在此时顺利通过政审。在天山脚下,作为一名铁道兵,卧雪啮冰两载,回到宜昌被安排到长航宜昌船厂当了一名工人。整洁的厂区、高耸的塔吊、崭新的轮船、奔涌的长江……一切都让邓宜平感到兴奋。

1982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渐渐苏醒的中国大地现出勃勃生机。此时公安机关招收干警,经船厂推荐,邓宜平成了一名人民警察,被安排在宜昌市公安局西坝派出所工作。作为一名执法者,邓宜平第一次接触到法律。只有高中文化水平的邓宜平,感到力不从心,感到书到用时方恨少。邓宜平报考了刚刚成立的宜昌市广播电视大学,成为该校的第一届学员。

1990年,由于工作出色,文字表达能力强,邓宜平被调到西陵区政法委工作。也就在这时候,邓宜平遇到影响他命运轨迹发生较大转折的关键人物——西陵区公安分局办公室谭军民主任。

在邓宜平眼里,谭军民工作经验丰富,洞察力敏锐。谭军民对邓宜平说,国家的法制建设正在不断推进,一个依法治国的时代必将到来。而在这其中,律师是不可缺席的。1980年8月,第五届人大十五次会议就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暂行条例》,恢复了中断20多年的律师辩护制度。1988年,国家已恢复律师执业资格考试,2年考1次。

谭军民鼓励邓宜平说,你做事踏实细致,反应快,又会说又会写,适合做律师。随后赠送给邓宜平一套律师执业资格考试用书。

听了谭军民一席话,邓宜平感到身上有一股热血在沸腾,觉得隐藏在心灵深处的那个愿望被唤醒。经过一段时间艰苦紧张的复习,1993年10月,邓宜平通过考试,取得律师执业资格证。也是这一年,国家律师执业资格考试调整为1年1次,这也预示着国家的法制建设进程在加快。

邓宜平找组织要求调动工作,时任西陵区组织部长的蔡金梁说,政法委是行政编制,律师事务所是事业编制,马上国家要实行公务员制度改革,你不捧行政编制这个铁饭碗,却去捧事业编制这个纸饭碗,要考虑好了。看到邓宜平态度坚决,蔡部长笑着说,其实公务员制度改革也是向着打破铁饭碗的方向去的,我支持你去做律师工作。

1994年1月,邓宜平调入西陵律师事务所。1995年,国家允许办理合伙制律师事务所。经济的快速发展,对法律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邓宜平和周运秋、秦生伟两位律师筹资10万元,在西陵区党委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2000年,邓宜平担任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主任。在6年的任期里,他带领同伴们将一个6人小所打造成宜昌市规模最大、管理规范、业绩一流的大所。 

律师是这样炼成的

如果说法官是法律的脊梁,那么律师就是法律的使者。而要做好这样的使者,必然要经历淬火成钢的过程。

1994年的初春,邓宜平有了第一个案子,是一起属于法律援助的变更哺养关系案。当时律师没有实习期,他连委托代理手续怎么办都不知道。邓宜平懵懵懂懂走上法庭,起诉和答辩程序结束,法官宣布法庭调查,他竟念起代理意见,法官只好打断他,提醒他举证,当时他就感觉不知道脸往哪儿搁。正是这些经历,使邓宜平日后对执业律师带领新任律师实习的办法特别重视。

 1994年6月,邓宜平接手了一个相邻权纠纷侵权案,这对于一个刚入行的律师来说有些棘手。案由是某厂工会主席家人嫌楼上脚步太重,工会主席丈夫把家中通向楼上楼下的自来水管活结关拧开后堵死,造成楼上31个月没水用,严重影响了日常生活。该案的难点是证据及赔偿额难以确定。邓宜平在该厂找到几个情况类似的家庭,测量了近两三年来的家庭平均用水量,再考虑送煤工和送水工的支出,算出了请求赔偿的数额。最终法院判决,工会主席赔偿楼上职工3000元,楼下职工 2400元,并承担诉讼费。本案当时在该厂引起不小的轰动。

2002年,柯昌丽诉美国罗泰克公司产品质量缺陷侵权案,是他接手的第一起涉外索赔案件,也是涉及三峡工程质量第一案。

1999年11月19日,柯昌丽丈夫柯山林工程师在工作时,从美国罗泰克公司进口的大型塔带机内部3号电梯内跌出摔死。本案的难点在于对外索赔工资基数的参照标准难以确定,对涉外谈判的能力也是一个考验。一年多的时间里,邓宜平带着介绍信和委托书,找遍全国对外劳务输出部门和单位,找到了涉外索赔工资标准,还得到一份新加坡关于工程师工资的标准和美国最低工资标准。2002年1月17日,邓宜平和柯昌丽与对方由谈判专家、法律专家组成的超豪华阵容进行了12个小时的艰难谈判,双方达成和解,罗泰克公司支付了30多万元赔偿金。

“我怕接案,哪怕一个不大的案件在我的心中都是一个不小的包袱,只有彻底了结了这个案件之后,我才会感到轻松。”听了邓宜平的一番话,不禁让人有几分惊讶。对于一个打过许多疑难案件的、经验丰富的律师来说,还常怀着这样一种如履薄冰的敬畏感。细想之下,或许这正是他如何成长为一位名律师的答案吧。

律师也有情深时

 “我们在关心法律的同时,忘记了法律在关心什么。”情与法似乎是一对矛盾,那么它们也是相互依存的统一体。

我的案头放着邓宜平的《律师手记》,书已经泛黄,用手触摸能感受到它的温度。虽是以案说法,但几乎每一篇都透出浓浓的人文关怀,充满对弱者的同情,对施恶者的愤慨。在他对案例、法理的娓娓道来中,能感觉到一位律师有一颗多么深广的情怀。

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不断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已逐步深入人心。1997年,有150多年历史的“宜红”即宜昌红茶被外地一家公司注册为商标,从而掀起了一场漫长的关于宜昌红茶的商标保卫战。1951年,中国茶叶总公司在宜都兴办宜都红茶厂,国家工商总局特许宜都红茶厂使用“宜”牌商标。2009年,宜都市提出振兴红茶战略。2010年,宜都市红茶产量达11000余吨。“宜红”被迫离开故土,让茶农伤心不已。宜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国斌时任宜昌市分管农业的副市长,他说茶叶是我们农业的主导产业,背后有百万茶农的致富梦,这么好的公共品牌不在自己手里,给产业发展造成很大障碍。让“宜红”回归,进入宜都和宜昌两级政府的工作日程。

邓宜平说,律师在代理案件、分析案情时,需要的是冷静理性,但他对这个案子有一种使命感、焦急感,他知道这源于对这片山水的眷念,对茶农生计的担忧,对这片土地深厚茶文化的痴迷。情感往往会化作一种力量,推着你去克服困难,推着你去达到你想要达到的目标。

QQ图片20180904095854.jpg

2012年3月20日,国家工商总局公告初审通过“宜昌红茶”和“宜红功夫茶”注册商标,那家外地公司向国家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随即宜都市宜红茶协会向国家工商总局以申请不当为由提出撤销那家公司“宜红”商标。在5年的时间里,邓宜平带领百思特律师团队,多次赴北京国家图书馆、武汉湖北省图书馆和宜昌等地图书馆、档案馆搜集证据,整理的“宜红”相关资料摞起来达一米多高。这些资料证明,“宜红茶”因历史传统、风土人情、地理环境等,已形成市场较为固定的商品,在相关市场的通用称谓可以认定为通用名称。最终国家工商总局同意撤销那家公司的“宜红”商标。那家公司将这一商标争议案件起诉至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邓宜平又几赴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历经一审、二审取得胜诉结果。百年“宜红”回归故里,茶农们敲锣打鼓、奔走相告,邓宜平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带着一股炽热之情、一颗赤诚之心,作为宜昌市人大常委会立法顾问的邓宜平,积极参与国家及地方立法。他拟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镇环境保护法》(议案草案)作为上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张琼代表议案,被全国人大接受为立法议案。《宜昌市村镇环境卫生保护条例》、《宜昌市城区建筑外立面管理条例》、《宜昌市公共绿地保护条例》、《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等,都凝聚了他的智慧和汗水。 

【作者简介】张君,女,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2003年以来,散文诗、散文、小说在《湖北日报》《芳草》《长江丛刊》《三峡文学》等报刊杂志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