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开放40周年
一路芳华:纪念我的交通人生

无巧不成书。我的人生之路总有一些大事巧合相伴,1978年7月18日,酷暑盛夏之际,我以一名“知青”身份,从希望的田野里、带着泥土的芬芳、满身的汗水和极其简陋的行装,被宜昌地区直属车船队一辆客车从当阳长阪坡接到宜昌市,从户口迁移证里隐隐知道,这是宜昌地区行署交通局的二级单位,是一家专门从事水陆交通运输的国营企业。只是当年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脚迈进来,决定了一生的交通情缘。

巧的今年是我退休之年,时逢党和国家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我交通工作40周年,到宜昌市生活工作40周年。

作为奋战在交通系统40年的历程,全过程参与了交通改革与发展,见证了交通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和划时代巨变,也目睹了国家40年综合国力的快速崛起。

回首40年无不感慨万端。40年里,我与时代同行,积极投身到轰轰烈烈的改革洪流之中,迈着坚实的步伐,踏着时代的节拍,伴随着时代车轮滚滚向前。回首40年,我全程参与了,也贡献出青春和智慧,为交通运输事业奉献出全部的光和热。

命运安排我来到宜昌工作时,还不到20岁,由于种种原因,也是交通不发达甚至有些闭塞的缘故,之前从没有到过宜昌,面对陌生的地方,不乏新鲜和好奇,怀揣一颗对未来充满无限美好的憧憬之心。有时也不乏想入非非,显得好高骛远,但在计划经济时代,票证时期,加之文革余毒尚未肃清,国家的经济处于调整之中,粉碎“四人帮”之后,国家正在逐步冲破旧体制的束缚,其间,几个同时招工的老乡都利用关系打道回府了,我亦徘徊过,傍徨过,理想与现实差距是比较残酷的。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胜利召开,中国全面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从农村到城市,人们的创造力逐步被释放出来,处处显示出强劲的生机活力,神州大地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作为交通人,充分感受到交通迎来了发展的春天,要致富先修路,大路大富,小路小富,高速公路快富,形成国家、集体、个人一起办交通的局面,公路通百业兴,无工不富,无商不活,无路不通,成为大家的共识。

交通作为先导产业,必须走在前列。同时要借鉴全国成功经验,探讨组建宜昌大交通的体制和机制,才能实现交通快速高效发展。地市合并后,地市分设的主要矛盾迎刃而解,但是条块分割,政出多门的现象还不时束缚着人们的手脚,城市交通,农村交通,地方交通,国有民营,条条块块,内耗现象比较严重,呼唤理顺交通管理体制。我市参照北京、上海、天津、武汉、广州、深圳等大城市的做法,在全省市州率先实行大交通管理协调体制,于1995年8月成立了宜昌市交通委员会,代表市政府协调整个海陆空交通加无线电管理和邮电通信部门,较好地解决了过去的一些相互制约、重复建设、互不买账的诸多矛盾。宜昌交通迎来了全面发展的春天。

农村公路遍布村寨,普通公路提档升级,轿车进入寻常人家。经过这些年的不断建设,农村道路条件焕然一新,当年的泥巴路已经不复存在,极大地方便了老百姓的出行。1992年2月,宜昌市第一条二级公路荷当公路建成,2007年我市第一条一级公路远当公路建成通车;1994年宜黄高速公路江宜段建成通车,结束了我市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是交通公路建设史上划时代的巨变。因工作关系,我置身到众多公路、隧道、桥梁通车时、沿途老百姓载歌载舞的喜庆场景之中,令人久久难忘。记得2003年,夷陵区下堡坪33位农民自发倡议,要求众乡亲支持公路建设,在参观夷陵区下堡坪通过公路建设竣工时,我写了一篇通讯稿《把修公路当自家事,视交通人为自家人》被《中国交通报》于2003年5月16日在头版头条刊发于全国农村公路大会期间,在全国引起了广泛影响。之后经过几个五年计划,先后建成了红东、陆渔、当枝、宜黄等等一级公路,极大地改善了县城出口不畅的问题。

水上运输升级改造,船舶推行标准化建设。淘汰水泥趸船,建造大功率自航驳,客轮向星级高档舒适发展,同时建造的“黄鹤九号”江海直达轮于1992年2月首航,改写了宜昌长江航运没有海运的历史。

水翼飞船尽展风采,李白诗篇畅想变为现实。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宜昌交运集团观念超前,大胆引进了俄罗斯水翼飞船,投入长江三峡区域旅客营运,以时速60公里的速度,刷新了长江航运历史,宜昌至重庆朝发夕至,李白的“千里江陵一日还”变为现实,受到广大旅客的格外青睐,成为长江旅客出行争相体验的一道亮丽风景。直到沿江高速公路的贯通,才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成为留在人们心中的美好记忆。

宜昌交通人独具创新活力,为三峡船闸通航能力不足把脉问诊“开药方”。在三峡工程截流后,巨大的进出川物资运输在三峡船闸一时成为瓶颈,成为各级领导忧虑的重要症结,面对每天秭归水域黑压压的待闸货船,船主们怨声载道,人们忧心忡忡,一时束手无策,待闸十天半月成为常态。在这种局势下,宜昌交通人急货主之所急,努力为三峡工程分忧,经过全面分析考察,借鉴海运滚装船的成功经验,鼓励并扶植地方水运企业建造适合长江运输的滚装船舶,即将大型重型货车直接上船,驾驶员可以在船上养精蓄锐、享受宾馆式服务,到秭归港后勿需待闸过闸,滚装汽车上岸弃水走高速的三峡滚装运输应运而生,彻底解决了搁在各级领导心头的一件大事,回应了社会上不利三峡工程的负面舆论,为畅通三峡区域航运做出了宜昌交通人的特殊贡献。

高速公路快速推进,路网四通八达。上世纪80年代初,对多数人而言,修建高速公路还只是梦想,1984年中国大陆第一条开工建设的高速公路——沈阳至大连高速公路的建设和通车,令人们无比羡慕。出乎人们的预料,短短几年,高速公路在中国快速推进的速度,令人难以置信。

人们清楚的记得,湖北第一条高速公路是武汉至黄石高速公路,成为当年到武汉争相体验的新鲜事儿。以此为起点,湖北高速公路拉开了由省城武汉向宜昌分段建设序幕,我当年在局办公室从事文秘、信息和宣传工作,有机会多次随同领导与工程技术人员穿行在崇山峻岭里,沿途踏勘汉宜高速公路江宜段的线路走向,亲身感受到宜昌人民呼唤高速公路的急迫心情,记得刚刚合并不久的宜昌市委书记艾光忠在枝江举行的开工典礼大会上,向全市人民发出了支持汉宜高速公路建设、将以砸锅卖铁的气魄,做好支持服务工作。1994年江宜段如期建成通车,标志着汉宜高速公路全线贯通,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为公路通车剪彩。那些年里,我经常联系省市媒体记者到重点建设工程施工一线采访,为工程建设鼓与呼。之后几年,荆宜高速、沪蓉高速、沪渝高速、翻坝高速、保宜高速、宜张高速、岳宜高速等等相继建成通车并联网,极大地方便了人们对快速出行的需求。尤其令我感慨的是,本人亲自参与了宜张高速和岳宜高速公路建设的地方协调工作,体验并见证了修建高速公路的艰辛,感受到了沿线党委政府和老百姓的无私奉献精神,见证了高速公路给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以及人们观念上带来的巨大变化。服务高速公路建设,也成为我这个“老交通”最后的工作岗位,甚感欣慰矣。

三峡机场架起空中桥梁。三峡工程的建设,为宜昌交通大发展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特别是三峡机场建设,为宜昌人民架起了空中桥梁,“让宜昌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宜昌”,成为宜昌一个时期最响亮的广告语。

三峡机场从建设到通航到日常运营管理,特别是1995年8月组建了宜昌市交通委员会后,三峡机场作为曾经的一个系统,日常工作联系非常频繁,这儿也是留下我许多足迹的地方,现在无论是接客还是送客,每到机场都有一种格外的亲切感。脑海里回放着当年陪同和报道各级领导建设中的视察影象,1996年12月正式通航,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等领导出席仪式,经过20年的发展,2017年旅客达到230万人次,各项指标进入全国同类型机场前列。

三峡机场作为渝东鄂西地区最大的国际门户机场,规划为民航4E类机场。机场二期三期改扩建后,将达到500万人次的吞吐能力,实现与全国所有省会城市无缝衔接。通过几年的发展,将宜昌建设成三峡区域枢纽国际机场及通航产业发展中心。

宜昌东站成为铁路枢纽。人们盼望已久的宜昌东站定于2012年7月1日正式启用。宜昌东站作为宜昌的东大门,作为现代化交通的标志,在全市人们心中期待很久了,为了迎接动车如期开通,宜昌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为了办好宜昌又一交通盛事,市政府组建了东站环境整治办公室,市委市政府老领导胡家法亲自披挂上阵,我有幸代表交通部门参与其中。经过两个多月的现场环境整治、管理体制调研、旅客零换乘对接、相关部门的服务规范制定,确保了七一动车正式开通营运。宜昌东站与三峡机场的遥相呼应,成为宜昌交通现代化最显著的标志。

长江大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地市合并后,全市一盘棋,但南北交通肠梗阻制约着长江两岸经济的快速发展,阻隔着两岸人民的交流,宜昌人民祖祖辈辈盼望的宜昌长江大桥建设,成为宜昌大交通迫在眉睫的大事。在各级领导的关怀重视下,时任交通部长黄镇东还亲自察看桥址,宜昌长江公路大桥于1998年2月开工,2001年9月建成通车,一座彩虹飞架南北,人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鞭炮响彻云霄的场景定格在我的记忆里。之后又相继建成了夷陵大桥、至喜大桥。目前正在建设中的有伍家岗长江大桥、白洋长江大桥、香溪长江大桥。如果你从空中俯视宜昌江面,一座座彩虹飞越南北,陆上车水马龙,江面百舸争流,原野动车飞驰,成为宜昌独特的风景,彰显出这个城市的无限生机与活力。

翻坝运输创世界之最。天降大任于斯人,史无前例的翻坝转运,在世界水利建设上的前所未有,更是长江运输史上的奇迹,是历史给予宜昌交通人创造奇迹的机会,是时代机遇给予我施展才华的舞台。2002年3月,本人担任局运输科长之职,特别是在参与组织三峡工程碍断航期间的翻坝转运工作期间,我奉命驻扎在秭归茅坪港旅客转运一线,面对史无前例的三峡工程翻坝转运,我作为亲自参与者的身份,除按照规范做好日常组织管理工作之外,用一双被多家省市媒体聘为特约记者和通讯员的职业眼光,我用心思考着,用笔记录着,撰写出的长篇报告文学《大江东去唱翻坝》获得第十四届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作品年赛银奖,为宜昌市争得荣誉,作品也永载史册。由于在翻坝转运工作方面的特殊贡献,2003年6月,我还被局党组推荐到市直机关工委表彰为年度优秀共产党员。

公交BRT成为城市交通品牌。是历史机遇对我的格外青睐吧,2011年6月我以交通局临时代分管领导身份(时任局副调研员),参与到宜昌市组织财政、规划、城建等有关方面赴广州学习考察世界银行贷款的公交BRT项目,具体负责联系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实地考察BRT在广州的运营管理情况,经过同行专家们对常州、合肥等地的考察,使宜昌市的公交BRT项目顺利建成,如今成为宜昌市的一张城市名片,被誉为“楚天公交第一路”,2016年1月受到联合国“世界可持续交通奖”奖励,成为中国第二个获此殊荣的城市,有幸参与并见证了我市公共交通的快速发展。

特别重视的是春运。春运涉及千家万户,社会关注度极高,也是每年交通工作开年头等大事,每年的交通工作在春运中拉开序幕。长期以来,由于多年从事交通宣传报道工作的缘故,加之后来直接担任局春运办公室主任,对春运工作有着深深的情感。在交通欠发达时期,为了万家团圆,为了不滞留一个旅客在旅途,交通部门对每年春运第一天的组织和宣传尤为重视,我常常是肩扛摄像机,胸挂照相机,怀揣采访本,与分管领导一起,深入港站组织春运第一班和第一航次活动,有时天不亮就要守候在车站,常常是顶风冒雪将当日图文信息传递给社会,听取基层建议,慰问当班职工,在交通人生中打下了深深地烙印。

1988年10月,我以宜昌地区交通系统第一个通过自考获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的文字功底,用手中的笔,不辱使命,写交通,宣传交通,收到广泛好评,多次被媒体表彰为优秀特约记者、模范通讯员。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将当阳航运公司经理黄常铭,把一个濒临倒闭的水运企业起死回生、借水行舟的事迹写成报告文学:《他,从沮漳河畔走来》,发表在当时宜昌地区文联的机关刊物《西楚文学》;1992年9月,单位委排到人民日报参加通讯员培训,其间撰写的散文《东方巨人之祭》在全市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活动中,荣获全市十篇获奖作品之一;之后于二十一世纪初,撰写了交运集团总经理董新利以超人的智慧和胆识,做大做强交运集团的报告文学《大路通天》,发表于《三峡文学》(三峡创富史诗增刊),当年全市党代会人手一册,收到良好反响。继而还以交通老领导名义撰写的反映宜昌交通面貌的《宜昌交通之随想》报告文学,结集出版后被评为优秀奖;在全市交通题材征文活动中,我以水运为题材创作的散文《船缘》,被中国散文学会选为年度向全国散文界推介作品之一,入选由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著名作家红孩主编的《2010年我最喜爱的中国散文100篇》,载入散文史册。

众所周知,宜昌作为一个沿江中等城市,因为山区多,可耕地面积少,加之交通闭塞,在过去的岁月里,经济等各方面在全国并不显眼。但由于得天独厚的水利资源,特别是因兴建葛洲坝工程给宜昌市带来第一次飞跃,又因建设三峡工程带来第二次起飞。过去出差北京上海大都市,被问起是哪儿人时,由于宜昌知名度太低,往往要加注葛洲坝工程所在地,才被人们知晓……

交通不发达之痛,令人刻骨铭心。初到宜昌那些年,经济处于复苏之中,交通建设欠账多,人们出行方式落后,作为交通人,我也感受到了,回家一次非常的不容易,每天几趟定时客班车,还要托人买票,有时还一票难求。

当年父母住在当阳河溶镇,回家探亲交通极为不便,每天只有一趟客班车,再就是过路车一二趟,多数时间是先乘车到当阳,然后转乘县内班车到河溶,当年还没有实行“双休”,回一趟家还真够折腾的。过年回家更是不容易,寒冬腊月拖儿带女还有行李,更是难上加难。工作在交通企业,过年时企业统一用货车搭个油布敞篷车送职工,按照预先的线路,先近后远,待到当阳河溶时,早过了午餐时间,可谓饥肠辘辘了……

我还有骑自行车回家探亲的经历呢!宜昌到当阳河溶整整100公里,当年的路面等级不高且坡度大,全程需要六七个小时,路途简单充个饥,还要带上打气筒,沿途还担心砸破轮胎,回到家中时真个筋疲力尽……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在企业从事兼职科技档案管理工作时,当时的行署交通局组织我们去武汉参观科技档案,没有合适的车票了,最后统一买的船票,一行下午上船,次日上午才能到武汉;再是当年时兴旅行结婚,也是我第一次去武汉,托人座普快火车,也需要13个小时;如坐普通客车去武汉,路上不堵车也要八、九个小时。记得是1989年1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时任行署交通局办公室柴大茂主任带队,我们交通几个“笔杆子”去省交通厅修改年度工作会典型材料,一辆普通客班车,早上七点多出站,老式客车设施极为简陋,玻璃不密封还框框响,雨雪从车窗缝隙中打进来,一路摇摇晃晃,时速40公里左右,冷的人直打哆嗦,在仙桃下车吃点快餐充饥,下午五点多到省厅指定的台北路宾馆……

难忘当年交通落后,管理不善酿成大祸!当年因为交通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严重超载加上缺乏安全意识,酿成重大恶性交通事故,成为交通人永远的心痛。1994年7月9日,一辆严重超员的宜昌至五峰客班车,在猇亭渡口墜入江中,造成50人遇难的恶性交通事件……本人作为局办公室宣传干事,奉命为当时打捞出水的28名遇难者拍照遗象,那慕惨景镌刻在脑海,想起就不寒而栗!在2009年7月9日,在事故15周年期间,将参与此事故的亲身经历写成《痛悼七.九殉难同胞》,表达了对死难者的深切悼念之情。该文贴上个人博客后,引起各方的同情和关注……那次事故的教训及前前后后,可以写上厚厚一本。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终身不会忘却。

彻底改变宜昌人出行的是汉宜高速全线贯通,由原来普通公路的7、8小时,缩短为4个小时,“汉光”和“捷龙”两大公司的加盟,投入引进的“沃尔沃”和“汉光”高档豪华客车,引入空勤式规范服务,让人们出行更加便捷舒适。现在由宜昌交运集团承运的、通往县市的城际公交,车辆高档豪华,方便快捷和舒适安全,约半小时一趟,定时发班,深受老百姓欢迎。

现在已经进入高铁时代,人们根据出行目的地,可以更加自由的选择出行方式,极大地改善了人们的出行条件。

宜昌多年作为交通瓶颈发展到今天的交通枢纽,可谓翻天覆地的变化。水上百舸争流,天空银燕翱翔,陆上车轮滚滚,原野动车飞驰,港站星罗棋布,美丽的宜昌与世界紧紧相连,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出行,缩短了时空距离。

宜昌立体大交通的形成,给宜昌经济和社会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助推宜昌经济快速发展。宜昌成为省域副中心城市,成为世界著名的水电旅游名城,越来越多地吸引海内外重量级人士的考察访问。

在我的交通人生里,因为工作关系,常常见到那些显赫人物,如为汉宜公路江宜段通车、三峡机场通航和隔河岩电站发电剪彩的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副总理邹家华等等,曾与黄镇东、李盛霖、张春贤等多位交通部长多次同行并合影,留下一段段美好的记忆。

交通两个文明建设实现了双丰收,如今交通局已经成为全国文明单位。记得在庆祝香港回归、澳门回归和建国五十周年之际,我时任交通委员会党委办公室副主任(政工科副科长),具体负责精神文明和宣传思想工作,面对全国迎接香港回归的系列庆祝活动中,我也满怀激情,建议并具体策划了全市交通系统《庆七一,迎回归》“先行颂”职工文艺汇演,领导高度重视,广大交通职工热烈响应,继而再次结合建国五十周年、宜昌市解放五十周年和迎接澳门回归,于1997年6月、1999年10月,先后在当时的西陵剧场举办电视现场直播文艺汇演,同时举办“八五交通邮政建设成就展”,我还亲自题写展标和舞台布景中的“先行颂”字标,两次直播获得了空前成功,充分展示出交通系统的整体形象,作为宜昌交通文艺文化活动的多个创举而载入史册。也是从那个时期起,我与本市文艺界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和个人友谊,成为一名业余文艺活动积极分子。我们还成立了宜昌市交委战线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每年开展活动,召开理事会,交流论文,编印论文集,为交通政工干部提供了展示才华的平台。交通系统精神文明建设内涵丰富,形式新颖,活动一浪高过一浪。在这种大背景下,我积极参与到各种文艺创作活动行列,1991年11月,在全国性征稿活动中,我的书法作品荣获三等奖并被陕西省西安公路陈列馆收藏;1997年5月,在全国交通系统第二届职工书画大展中评为二等奖;同时在省内交通系统多次获奖。活动是载体,活动中可以锻炼人才,发现人才,也储备了人才,交通系统的精神文明建设成果,受到市委宣传部的高度评价,本人曾荣获“全市首届宣传思想工作创新奖”、“湖北省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积极分子”、“宜昌市文明创建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连续三年机关考核优秀,获奖励晋升一级工资。

宜昌是著名的山水旅游城市,现代交通点缀其中,使宜昌风光更加妖娆妩媚。40年来,笔者曾数次参与到拍摄交通建设成就的行列,蓝天白云绕的特大桥梁、造型各异的港口车站,航行中的现代化船舶,登高望远,放眼眺望,晚霞夕照流光溢彩的交通风光令人如痴如醉。为了总结宣传交通建设成就,2016年5月有幸随摄制组深入到交通建设的火热施工现场和标志性路桥场站,面对眼前快速崛起的现代交通景观,自豪感成就感油然而生……

回首40年的交通改革与发展,似弹指一挥间,令人百感交集。宜昌2.2平方公里上留下了交通人坚实的足迹,交通人有一双巧手,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一路艰辛,一路拚搏;交通人象大自然的魔术师,瞬间将一条条金光大道变戏法式的不断呈现在世人面前……

2007年,省交通厅举办《先行颂》诗歌征稿时,本人激情创作的《先行颂歌词》,发表于当年6月8日《湖北交通报》:

金色的航线,五彩的道路

先行者为荆楚大地描绘出最美的画图

通衢的琴弦,流动的音符

先行者为锦绣山河谱写出最新的歌

转过身己找不到那拥挤的路

抬起头再也寻不到过河的渡

开路先锋的足迹遍及城乡哟

脚印丈量的都是新的征途

看江河飞越多情的彩虹桥

看山寨延伸宽阔的致富路

汽笛飞轮载着未来的憧憬哟

双手创造的都是成功的欢乐

金色的航线,五彩的道路

先行者为荆楚大地描绘出最美的画图

通衢的琴弦,流动的音符

先行者为锦绣山河谱写出最新的歌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奉献交通四十载,一路芳华写春秋。一个人在一个行业工作40年,其间的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镌刻在脑海,漫漫交通人生里,融入了我的情与爱。在交通广阔的舞台上,我不断得到锻炼、成长、成熟和成功,我深深地爱着我从事的行业!且一生无怨无悔!

展望未来,虽然退出工作岗位,作为40年交通情结的“老交通”,关注交通建设与发展,祝福交通事业更加美好的愿景,将把我的心紧紧连在一起。

未来的宜昌交通,将以促进交通行业转型升级为动力,以完善综合运输体系、翻坝转运体系、内畅外联网络体系为重点,基本建成长江三峡航运物流中心、长江中上游旅游集散中心和现代物流中心……

宜昌已经成为全国重要区域交通枢纽,宜昌交通人大有可为!

宜昌交通正把人们引向通往全面建设小康生活的新征程。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湖北省作家协会、湖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交通历史文化学会副秘书长;宜昌市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宜昌市交通运输局三级调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