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改革开放40周年
郑天信:一雕一刻 半载人生

郑天信,1949年出生,祖籍温州。自幼酷爱书法、绘画,1978湖北省宜昌市政府以“人才引进”形式将其调往宜昌市工艺美术雕刻厂,1978年-1995年历任该厂厂长,2008年退休。郑天信擅长黄杨木圆雕、泥塑,其创作的作品表现手法新颖独特、生动、逼真、传神、极富立体感,其作品注重细节和角度及方位的统一和谐。其作品多次被中国、香港、新加坡、美国、日本等国友人收藏。2017年被评为宜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同年被评为“西陵工匠”并获“湖北省技术能手”荣誉称号。

微信图片_20180828154338.jpg

出身世家 潜心研习

走进位于东山开发区的郑天信家,我就被门口那一尊尊木雕吸引住了。观音菩萨手持莲花、低眉垂眉;弥勒佛袒胸露腹、笑容可掬;关公蚕眉紧锁、严肃威仪;屈原玉树临风、俊逸动人……一位老者正在工作台前以木为纸,以笔为刀聚精会神的创作。这就是在2017年被评为“西陵工匠”的民间艺人郑天信。

1949年,郑天信出生于雁荡山麓的温州乐清市,这里正是浙江黄杨木雕的发源地。黄杨木雕是我国历史悠久的民间工艺雕刻品种,到明清已经成熟并逐渐定型。成品以人物居多,精雕细刻的写实人物,讲究线条的柔美流畅,追求“行云流水”般的艺术效果。所用的黄杨木,是一种矮小的常绿灌木,生长缓慢,直径20厘米需生长几百年左右。黄杨木生命力坚强、旺盛,在民间素有“千年难长黄杨木”一说。郑天信少年时期就酷爱书法、绘画、泥塑,对中国民族传统文化情有独钟,叔父郑元长是乐清黄杨木雕的两大代表性人物之一,在一代名师的启蒙下,郑天信渐渐喜欢并迷恋上了木雕。17岁那年高小毕业,他到叔父的木雕厂做帮工,从此踏入木雕艺术之路。

温州木雕以精雕细刻著称。声名远扬的镂通雕就是在千雕万缕、一刀一刻中,以细腻的刀路,多层镂空的雕刻技术让世人惊奇。新进厂的帮工学徒面对繁复的通雕工艺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刻刀。雕刻木雕的刀具有几十种,平刀、圆刀、斜刀……不仅要了解每一种刻刀的功能和用处,知道根据材料、创作来判断使用刀种,还必须会磨刀,因为刀具的锋利度影响雕刻效果。帮工三年,郑天信基本每天都在学磨刀。一起做学徒的七个小伙子,最后仅剩郑天信一人。在郑天信的工作室里我们看到的工具有一部分是从老家温州带过来的,那些手柄有包浆质感的刻刀带着岁月的印记锋利而沧桑,雕刻出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也雕刻着郑天信的人生。

学艺之路,枯燥平淡。郑天信坚持了下来。清晰的纹路、富有质感的形态、自然流畅的线条,一块块其貌不扬的木料,经他之手,都会变成一件件活灵活现的木雕作品。“雕刻不容易,轻重缓急,全凭拿捏,容不得半点马虎,不仅需要细心,更需要耐心。”凭着熟练的雕刻技巧和丰富的雕刻经验,1978年,湖北省宜昌市政府以“人才引进”形式将其调往宜昌市工艺美术雕刻厂,一干就是二十年。

80 年代初期,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黄杨木雕在展销会和旅游销售等形式推广下,有了蓬勃的发展。郑天信带着雕刻厂工人大胆创新,以中国民间神话人物为素材,创作出大量的精美的木雕作品。他们辗转雕刻厂和各地外贸展销会,每年有数千件作品远销欧美、东南亚。而郑天信始终以木雕为“灵魂伴侣”,不忘初心,一颗炽热的匠心在风雨历练中分外坚定。1983,其本人作品《鲁智深》年获得湖北省工艺美术雕刻比赛特等奖,《天女散花》、《八仙过海》、《寿星骑鹿》获得湖北省工艺美术雕刻比赛第一名。

微信图片_20180828154327.jpg 

刻刀为笔  作品会说话

任何成功的背后都有难以言传的寂寞和千百次的磨砺,在郑天信看来,创作一件木雕作品一般要经过以下程序:首先是构思,然后是选料,构图,进入雕刻阶段后,从粗到细,排除不需要的空白处,再雕出粗胚轮廓,后细加工细节部分。成型后,再用细砂纸、砂轮打磨……一件木雕就基本完成了。最后,为了保护作品,还要着漆。雕刻小件作品需要半个月,大件作品耗时几个月甚至一年。虽是以雕刻为主,作者还需懂得人体的比例、五官的布局和体块的运动,即人物造型能力,还要有长期操刀实践过程中形成的雕刻技能。但又得什么都要会,看料、雕刻,甚至漆工、木匠都要懂。

木雕离不开木材,所谓“三分人工,七分天成”,郑天信对各种木材有着自己的判断。他用黄花梨木、金丝楠、紫檀雕过作品,可这些材料如今一价难求,用一块少一块,价值堪比黄金。神农架和五峰的黄杨木生长周期漫长,质地坚韧,色泽鲜亮,为找到合适的原材料,郑天信经常在花鸟市场转悠,时间久了,赶集的花农们就知道了宜昌有个做黄杨木雕的老师傅,好货卖给识货人,一块块根材、木料,经过郑天信的细心观察、思考、揣摩、雕刻,变成一件件精美的木雕作品。除了崖柏外,如今他最喜欢用的是黄杨木,做得最多的也是黄杨木作品。

“每雕刻一件作品,都是一次倾注感情的历程。”问起他最得意的作品,郑天信的弟子杜远彤抢着说,老师的每一件作品都很经典,都是最美的。但当谈起创作灵感时,郑天信一脸的严肃。木雕创作对于他来说,更看重的是过程。为了能让作品达到天然质朴和浑厚艺术的完美结合,他从不轻易拿起刀来刻,有时候一块树根放在那里半年之久都没有动一刀,因为动刀前一定要有足够的创作灵感和思路。“我拿着材料观察它的时候常常想,如果我是黄杨木,希望被刻成什么样子?雕刻作品,也是在和木头对话。”的确,从这一点来看,对于黄杨木,遇到一个聆听木头声音、发掘木头生命的人或一个仅仅是技艺精湛的匠人,命运全然不同。遇到郑天信的黄杨木,是幸运的。


微信图片_20180828154355.jpg 

工匠精神 坚守与传承

今年69岁的郑天信拿起刻刀的神情格外专注。从17岁一脚踏入这个行业至今,已有52年。52年很长,长得可以做很多事情。52年很短,短得让人只专注一件事。不管岁月如何变迁,郑天信一直醉心于雕刻,在黄杨木雕领域精耕细作。他通过自己的艺术表达,将艺术的坚守与嬗变同时融合起来,他的木雕与其说是艺术的创造,不如说是天然本质的还原和再现。正在进行中的作品叫“天女散花”,从今年6月份做到现在还未完工。对着一截木头原本的构思是做一尊仕女,后来发现木料有一根十多公分的旁枝,如果去掉当然可以,制作过程中郑天信忽然感觉这旁逸斜出的一截木料像女子的手臂,如果做成散花的天女不是更好?于是他立即转换思路,天女的面部和裙袂施用传统圆雕技法看起来饱满生动,背景部分、花篮、衣饰、环带、则施用镂雕技法虚实相间,不仅加深了视觉感观,也使得造型更富动感、形象更加立体。

郑天信虽然已经退休,但并没有放下手中的刻刀,在他的家里摆满了很多正在创作中的木雕作品。

除了坚持不懈的创作,郑天信还心系着黄杨木雕行业的传承与发展。黄杨木雕的未来肯定是越来越好,但它目前确实也还存在着一些问题:老民间艺人没有丢失传统的理念和技法,缺乏创新;黄杨木雕是个体力活和巧力活,投入周期可能好几十年,短期内看不到效益,年轻人不愿意学习,整个行业缺乏新鲜血液的注入;机械化的批量生产,纯手工的木雕技艺如何传承?再加上随着电脑雕刻技术的出现,传统刻刀制造业随之衰落,老工艺大师们使用的是自己几十年的工具,年轻人即使有学习黄杨木雕的想法,也会因买不到雕刻工具望而却步。

作为宜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郑天信时常表现出对黄杨木雕这门民间艺术未来的担忧,以及继续为传承和发展黄杨木雕尽一份力的决心和毅力。杜远彤这个关门弟子是郑天信无意间在花鸟市场上“捡”来的,当时木雕爱好者杜远彤也在花鸟市场上晃悠,两人同时看上了一车木料,只是杜远彤已经先下手。郑天信眯着眼睛看着这个高出自己一大截的年轻人——这个小伙子也喜欢木雕吗?不知功底如何?进一步接触后,郑天信满意地笑了,看来自己的手工木雕技艺传承有望了!2017年底,郑天信带着杜远彤赴荆州参加湖北省民间工艺技能大赛,师父荣获木雕项目第二名,并被授予“湖北省技术能手”荣誉称号,弟子荣获雕项目纪念奖,可谓满载而归。